高高高高高景柯

追星Girl.沉迷凡等。

他说。

谁如你一般,台上风华绝代,舞一曲Monica,唱一句春夏秋冬。眉眼间所留,正如美好少年。


他说。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对你,那便是人戏合一。此景为你所有,此情只你所得。可莫要在下大雨的时候赶路,也不准烧店返乡。


他说。

巴黎是否还会有亚裔面孔,在街头画师的纸上潇洒签下一笔。布宜诺斯艾利斯是否还会有人敲响夜的房门,低着嗓音说了一句“从头来过。”


他说。

多么够运,无人如你一般停留在我思潮之上。


我说。

Leslie Cheung应该是最好。

十四年物是人非。你仍旧那么靓。

新生剧版傅子遇扩列。
谢晗(毕忠良)x傅子遇(苏三省)
前世今生#

“吾日三省吾身,苏三省,好名字。”

额上布满薄汗,面前的人脸隐蔽在黑暗中不清楚,声音却极为清晰的传进耳中,西装革履,讲究的面料和男模型的身材。是谁?黑暗渐渐散去,背头梳起眯眼看清了来人。是谁?

猛然坐起,头疼欲裂。梦中的景象太过于真实,真实的让人不敢相信。一旁的电脑亮着荧光屏,闪烁的数字翻译而成的字母让人看的心悸:“Hi Simon。”第二层隐藏加密文件并没有告诉薄靳言,左手五指灵活的在键盘上跳跃,低等解密对自己来说跟玩儿似的简单。回车键轻敲,最后一步完成打开文件弹出一句话:“有些人注定是要相遇的。”

“这次的计划就由我们两个完成。”

又是那张脸,又是他。是谁,到底是谁?棉质的短袖背部早已被汗水打湿,脑海中的画面还未完全去除,窒息的感觉接踵而至。猛然起身发现又是一场梦境,真实的令人难以置信。

将怀中的电脑放在桌面上打开,梁凯文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听得头疼,还不如说粤语。将视线从小屏幕移向大屏幕,梦中人的脸在屏幕上放大,头皮发麻神经绷紧。香港并不冷甚至还有些湿热,可为什么感觉像掉入冰窟中一般的寒冷,冷入骨髓。

“苏三省,你是多么的希望我死啊。”

十指在键盘上不停跳跃,防火墙的突破也不是一个轻松的活,黑底白字,编码在屏幕上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快了,马上就要突破了。

回车键狠狠敲下,防火墙突破后也不敢放松,录好的视频成功切换。身子后仰靠于椅背,手指交叉置于胸前。眉心紧蹙紧盯屏幕生怕有丝毫的漏洞。爆炸的声音顺着窃听器传来,安心了。

“前世今生?雨濛你别开玩笑了,我们要相信科学。”
“别不相信啊师兄,我是给你讲真的。”
故作不在意的姿态哄着人,唇角翘起眼眉下弯,拍了拍小姑娘带着钢盔的脑袋:“好啦,我信。”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我们都不相为谋。

等车的时候总会看到这种场景。不宽的马路车辆匆匆而过,树干在这条马路上留下笔直的影子却被公交车碾压。也许这就是生活。

If I die young

这儿童铭。脑洞源于歌曲If I die young.第一人视角,孟卫。ooc慎入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或許我已經離你遠去,但是請別為我感到悲傷或是難過因為有你在,我感到很幸福很快樂。你還記得那晚我親吻著你的紋身說的話麼?我想你應該不會記得,因為你把死亡看的很輕,在我說出來的時候你還會哈哈大笑。但是我記得你給我說過的:如果你死了那麼請帶走我。我不會這麼做因為我愛你。


我說過,如果我死了,請把我葬在鋪滿玫瑰花瓣的綢緞中,用你最喜歡的情歌中的句子為我送行就好。你問我為什麼會這麼想,我只能說我不知道,或許是人到了一定的年齡會對未來自己的死法有一個想像,你說我只會幻想但是你不知道我對於死亡的害怕。我如果對你說出來,神經大條的你或許只是笑笑然後說「哦我親愛的戰鬥民族的大衛同學原來這麼害怕死亡啊?那麼恐高和恐死你會更害怕那一個呢?我並沒有和你開玩笑的意思。」


你還記得去遊樂場的那次麼?我很開心,雖然那次的過山車把我嚇得不輕,但是有你在我並不覺得很害怕而是有種刺激的感覺,之後我有和普雅去玩過,但是沒有那種刺激的感覺只有恐懼。你在摩天輪上說你喜歡我,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有好幾次想問你但是卻沒有問,我想這是我性格的原因,我應該是說不出來「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這句話的。別笑!這沒有什麼好笑的!


我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你的?大概是認識了快一個月之後吧,那一陣剛好在上學也不用錄節目,就在那一陣對你格外想念。想念你的聲音、想念你笑容、想念你的藍眼睛、想念你的金髮、想念你的手指、想念你的全部。這就像一個思春期少女一樣讓人厭煩,那時我害怕自己成為一個gay讓你討厭,於是我嘗試着交了一個女朋友,但是沒感覺就分開了。後來錄節目,你和我總是默契的看著普雅,但是我是在看你。我相信你注意到了,因為你很敏感。


寫到這裏手有些酸了,九月授衣,盡管還不到添衣的時候但是晚上也不要開空調了。孟天,我很喜歡你,但是很抱歉,原諒我的自私。或許在某一天我會穿著純白的衣服走進你的王國,我從來沒有感受過一個男子的溫柔直到我遇見了你,當你握着我的手的時候感覺是那麼美好,但誰知道會這樣天人兩隔。不求什麼,但求記住我愛你足以。

David Kolosov

写到这儿觉得崩的太厉害了就结尾了,不然还不知道得崩成啥样,况且繁体字真不是我风格。而且把大卫写死的设定真的有点难过。

游乐场

孟天x大卫。我终于有题目了

这儿童铭。脑洞来源于昨天去了游乐场玩了八个过山车一个跳楼机和其他的一些比较无聊的游戏例如旋转木马和摩天轮所以想写孟天x大卫游乐场的文应该会很不错。ooc有。食用愉快。


大卫的内心很后悔也几乎是崩溃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那个美国佬去游乐场,虽然孟天有告诉他吴雨翔和詹姆斯都会去。但是他明知道自己恐高而那个美国小伙儿只喜欢玩过山车跳楼机一类的项目。“还好自己蹦过极应该不会再恐高了吧?身为战斗民族怎么会恐高?希望吴雨翔或者詹姆斯恐高不去玩那些项目。”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用。


噩梦的一天来临,向来是不管什么活动都会提前十分钟到的俄罗斯小伙儿却踩着点来了,而且黑眼圈貌似更严重了一些。孟天挥手向大卫示意,当大卫走近看见孟天旁边并没有吴雨翔和詹姆斯就觉得有些不妙:“吴雨翔和詹姆斯呢?”“他俩有事都不来了所以就咱们两个了,诶诶诶你别走啊我一个人多无聊啊。”看见大卫转身准备走,孟天慌忙抓住了大卫的手看着他。于是大卫答应了。


“大卫大卫我们玩这个吧!”美国小哥指着一个跳楼机说。“不玩。”俄罗斯小哥幽幽的说。连着问了好几个项目之后孟天发现,只要不是大型游戏,大卫都会想玩,例如碰碰车。孟天的内心很难过因为他想在过山车上给大卫告白,但是大卫很不配合他在过山车上告白的想法。终于他忍不住了,勾着大卫的脖子就往过山车的队伍里面走去。“孟天你干什么!放开我!信不信我喊了啊!游乐场肯定有你的粉丝!”“这样你也会暴露的啊宝贝儿。”直到大卫坐到那里的时候他才放弃了挣扎。


但是孟天并没有在过山车上告白,因为战斗民族的小哥在车上叫个不停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或许真的让他觉得害怕了。”孟天这么想着,“还是去玩别的好了?”大卫点点头。
初秋的夜晚来的比夏天要早,八点多的时候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游乐场里灿若星河,俩人坐在摩天轮上看着游乐场的灯光,有种莫名的氛围在俩人之中萦绕,孟天用着他的蓝眼睛看着大卫,大卫被他看的不自在扭过脸不看他。“大卫。”孟天先说话了。“Ты мне нравишься(注释1)”大卫不可思议的看着孟天:“你说什么?”“我喜欢David Kolosov”孟天说完就凑上去亲了亲大卫。

这时摩天轮升至最高处。

注释1:俄语我喜欢你。大多数人都能猜到吧?

无题(卫普无差。我就是不写题目怎么着!)

脑洞来源@纪梓寒。ooc有。普雅病娇梗。文笔烂到家了。没肉!食用愉快!

普雅不知道如果失去了大卫他会怎么办,原本一个喝醉的无意的吻却让他越陷越深。“想要大卫,想要他的目光只看着他,想要他的唇只对他说情话,想要他的心想要他的全部。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普雅蹲坐在沙发前看着电视机里的大卫托着下巴看着他。多久了,这样的想法有多久了?本以为自己是一个正常的人,却没想到初次喜欢一个人会喜欢到想要得到他的全部。


普雅拿起手机给大卫打了个电话却听见那边有女生特有的银铃般的笑声。“哥哥,谁在那边呢?”“哦,我女朋友。很好看性格也很温柔,哪天有时间我会带你来看她的,你是兄弟里面第一个知道的,可不能给我说出去。”普雅愣了好久,手机一直放在耳边,大卫喂了好几下都没反应过来,直到大卫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笨拙的吻让大卫笑出了声音,他用手指轻轻的扣住普雅的后脑勺与普雅的唇分开后亲了亲他的额头。普雅当然知道亲额头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大卫只把他当弟弟看。普雅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感却还是执意要和大卫做。


有着情场经验的人了解他这个弟弟的脾性,于是他俩做了。那一晚的月色格外明亮,电视上定格着大卫托着下巴看着普雅的样子,而电视机前的大卫躺在了普雅的腿上,眼睛里写满了惊讶。感觉到尸体在一点点的变凉普雅抱紧了大卫眼里盛满了满足“哥哥,这样的话你就永远属于我了哦,你的全部都是我的。”

无题。(公主x孟天、卡肉小能手来啦)

这儿童铭。ooc严重。脑洞来源James他们四个在重庆出租车上的视频。听着lolipop luxury写完的。文笔不好而且还爱烂尾。没改有错别字见谅。

以上食用愉快。

孟天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掀起自己的衣服露出自己的胸肌,或许只是给粉丝一个福利?管他呢已经露了。这么想着的孟天也就觉得没什么但是坐在他旁边的吴雨翔就不这么想,来自于德国的小公主对自己男友的做法非常不爽,回到宾馆里的小公主脸黑的几乎和穆雷一样了。

“孟天你可以来一下吗?我有事想给你说。”“有事在这儿说不就好了干嘛啊大晚上的还得去你的房间好累啊我要累瘫了,或者小公主你来我的房间也可以啊James还说要打牌但是让我赶回去了。”“好吧你等我一下。”受不了嘴炮小王子孟天的嘴炮攻击,小公主只能顺了孟天的意思。

小公主刚关上自己的房门就看见我们可爱的dayday靠在门口,衣服跟在出租车上一样的没有扣起扣子露出皮肤,手插在口袋里,耳朵上的耳钉闪着金属的光泽。“刚才你在干吗?”吴雨翔的声音带了些愤怒尽管他知道这是孟天无意间做出来的动作但是他还是很生气。“我的小公主我想你先别那么激动,听我讲听我讲…”嘴炮小王子搭上吴雨翔的肩膀,两人一起往房间走去。

“但是你也不能这么做!”来自德意志的帅哥貌似对美利坚小伙儿的解释并不那么认同而且怒火还没有消。“那你想让我怎么做呢?我的公主殿下。”孟天坐在吴雨翔的腿上手环住他的脖子,用一种很无奈的目光看着吴雨翔认错似的亲亲他的嘴角。看到吴雨翔略微有了笑意孟天才开心的笑了起来并且准备从吴雨翔身上下来,当然这并不是那么容易。吴雨翔搂住孟天的腰不让他下去并且用他以前问他爸爸要零花钱的语气对着孟天:“孟天就今天一次好不好嘛好不好嘛,我们做吧好不好嘛。”

美利坚合众国小伙儿自然抵挡不过,于是夜还很长。